甜宠小福妃:带着美团攻略皇上言溪,第二天言溪,甜宠小福妃:带着美团攻略皇上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甜宠小福妃:带着美团攻略皇上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林又溪

简介:言溪脑袋被驽马踢了一脚,竟然没死,还自带了美团点餐系统。有朝一日,她误打误撞进了皇宫。皇上顾宴开一脸宠溺,道:“真是有趣!”。腹黑太后却阴沉着脸说:“这等吃货,不如饿死算了!”言溪冷笑:“想让我死,没那么容易!”她启动点餐系统,汉堡、薯条、炸鸡腿摆了一桌子。 正想吃,却见他满眼深情,道:“你是朕心里的宝贝。”她脸颊绯红,柔声浅语道:“臣妾愿……愿被你宠溺一辈子。

角色:言溪,第二天言溪

甜宠小福妃:带着美团攻略皇上

《甜宠小福妃:带着美团攻略皇上》免费阅读

汴京城内,四处繁华。

大街上,店铺林立,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言溪睁开眼睛,看看四周。心想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这时,有个小厮模样的人见状,急忙跑到一个老者面前,兴奋地说:“神医,你徒弟醒了!”

“纳尼?徒弟?”言溪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。

她的眼睛环绕了周围一圈,发现周围站了一圈的平头百姓。

“哟,真是醒了!不容易呀!”

“这脑袋被马踢了一脚,摔成这样,还能活着?”

“没想到,这人的命还挺硬的!”

“嗯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”

“……”

言溪正听着他们的议论。这时,一个背着大布包的人,走了过来,对着她说:“言溪,快起来吧。一个姑娘家,在大街上躺着多不好,快跟为师回客栈。”

言溪的眼睛动了动,心想:原来这身体的主人也叫言溪。看着周围人的打扮,自己像是回到了古代。可是,自己刚刚还在老爹的书房里,看那本神书《穿越有术》了么?这就穿越了?

“言溪,你还不起来?”刚才说话的老者催促道。

言溪看了一眼说话的老者,这就是自己的师父?难不成自己穿越到了古代?

她费力的动了一下手指,嘴里咕哝道:“哇塞,真是疼啊!”

旁边的老者,看着她龇牙咧嘴的样子,从自己的大布包里,拿出一个小葫芦。

他轻轻一掰,将小葫芦的盖子打开,从里面倒出两粒黑色的药丸来!

他将这两颗药丸,像宝贝似的,放到手心里,捧到言溪面前,温言道:“言溪,快吃了吧!吃了,就不疼了!”

言溪的眼睛咕噜乱转,在不清楚状况之前,她是不能乱开口的。古代科学技术不发达,万一说错了,会被当成妖怪弄死的!别问她为什么知道,书上说的啊!

她一看老者手里的药丸。心想:药丸,要完?这是要谋害自己,横竖都是个死啊!

她一把推开老者的手,“咕-噜”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,转身就跑。

“言溪,言溪……你去哪里?等等我!”

言溪跑了半天,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忽然,她感到脚底有些钻心的疼,低头一看,血从脚底下的弊履中,流了出来。

“言溪,可算是追上你了!你这个小鬼头,受了伤,还跑的这么快!为师,都追不上你呢!”老者絮絮叨叨得说着。

言溪没有理睬他说的话,一直盯着自己的正流着血的脚。

“有血?让为师替你看看!”

老者说着,就把她的鞋脱了下来,露出了一双白色的布袜。意外的是,言溪竟然没有感觉到疼,心里不由得感叹老者的心思真细腻。

这时,老者把她那双被血染了一片红的白色布袜,也脱了下来。

然后,他捧着她的脚仔细看了看流血的部位,道:“孩子,你真是福气,这万一要是再偏一点,你这脚就得废了。幸亏,只是皮肉伤!”

他说着,又从大布包里拿出一只小葫芦,从里面倒出点白色粉末来,撒到她的伤口上。

言希猜想这个白色粉末应该是止血药,放上去一会儿血就止住了。

老者又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,给言溪包上。最后,替她穿好鞋袜,说:“还是为师,背你回客栈吧!”

言溪的原身是个十六岁的姑娘,已经是成人的身高和体重了。老者背着她走了没多远,就累得走不动了。

看着老者费力背着自己的模样,言溪心里真是感动。

这个师父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,真是福气!

“师父,您不用背我了。我可以走,用脚跟,只不过慢些!”

感动之余,言溪终于开口了。

这让老者激动不已,说道:“你一直不说话,师父还以为你惊吓过度,失语了呢?现在,看来一切都好,为师也就放心了!”

这时,太阳已经要落山了,散发着金色的光辉,将这对师徒的脸映得满脸金光。他们在夕阳的光晕里,一点一点的向客栈挪动。

……

客栈里。

“师父,踢我那匹马,是谁家的,如此放肆?踢完就跑了?” 言溪抚了抚额头上肿的老高一大块包,转头问老者,面上还带着些许愠怒。

“为师也不认识。但是,听旁人说是宫里太后身边的人!”老者说完,摆了摆手又道:“这些人不是咱们吃罪的起的,忍忍罢!”

“太后的奴才,都如此跋扈。今天若不是我命大,恐怕就死在那马蹄之下了!”

“小点儿声。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老者说完,举着豆大的油灯,朝着四周探了探,确定没有人听见,这才松了口气,转身对言溪说:“早点睡吧,明早还要跟师父做营生!”

说着,他推开屋里的旁门,到另一间屋子里休息去了。

言溪看着豆大的光晕,猜想,师父说的营生是什么?过了一会儿,一阵倦意袭来。于是,熄了灯也睡了。

第二天,言溪还在睡梦中,就被师父叫醒了。

“醒醒,跟师父走!”

言溪带着一双惺忪的眼睛,就跟着出去了。脚上的伤,走在路上,还很疼。头上的大包,摸起来也很疼,她心里不禁有些埋怨老者。

走到了离客栈不远的地方,老者站定,向地上一指对言溪说:“就在这儿了!”

言溪不知所云地看了看。才发现老者的另一只手,正拿着一个布招牌,上面写着“神医妙药”几个字。

这不是跑江湖卖药么?

原来,这就是师父说的营生?

站定之后,言溪看了眼老者。

只见,他蹲下身,从随身背着的大背包里,取出一块卷着的布。他把布展平,上面写着各种药的名字。他又从里面掏出几个盖着不同颜色盖子的小葫芦,分别摆放在不同的药名后面。

铺好之后,他又将布招牌斜倚在一块漆红的木柱子上。漆红的木柱子旁边连着告示牌。

这种地方,平时贴个告示,放个榜文什么的,看得人自然多。

这个老者的选址倒是不错,就是不知道生意如何?

原创文章,作者:林又溪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aohouchu.com/xiaoshuo/20088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