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四合院:开局遭遇校花打劫》秦淮茹 何雨柱语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四合院:开局遭遇校花打劫

小说:穿越

作者:江南宅仙

角色:秦淮茹 何雨柱语

简介:【无系统,无金手指】何宇柱穿剧成傻柱,开启一段激情岁月,痛痛快快整禽兽,正正经经泡美妞,偷偷摸摸赚大钱……

四合院:开局遭遇校花打劫

《四合院:开局遭遇校花打劫》免费阅读

“粮票、粮票卖了……”

何雨柱木讷的背着聋老太太,在胡同口刚扯开嗓子喊,就被老太太死死捂住嘴。

“秃!”

老太太抬手给了他一个脑瓜崩。

“你个棒槌,合该31岁还讨不到老婆!这种事情怎么能大声嚷嚷呢。要是点儿背,碰上个鸡贼跑去举报,过年我们两人只能在号子里啃窝头了,还说包肉馅饺子给我吃……”

老太太一边压着声音埋怨,一边警惕的四处瞜瞜。

何雨柱暗自苦笑一声,老实说,从离开四合院,把老太太一路驮到这里来,他的脑子一直都是懵的。

前一刻他还是21世纪的何宇柱,首都桩基公司的项目经理,转瞬却穿越到了《情满四合院》剧中世界,占据了男主的躯壳。

这是特么怎么回事?听起来就像夺舍那般吊诡?

他愣愣的看着眼前潦倒灰暗的世界,视线落定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之上。

雪花儿一片又一片,像羽毛,像玉屑,或者,更像是一个个白森森的、可怕的阴谋,争相冲自己裹挟而来……

聋老太太见他半晌没有反应,扬起拐杖作势要敲他。

“乖孙儿,冰天雪地的,你杵在这里做什么?”

何雨柱眼瞅着拐杖头子直奔鬓角刺来,心中一凛,穿越前的记忆顿时觉醒:自己当时正端着手机看《情满四合院》,路过工地塔吊的时候,只听头顶哗啦啦一通响,四周呐喊声大作——

“不得命!何头!跑!快跑——”

他下意识的抬头去看——

额滴个娘啊,二三十米的低空,一大抱毛竹,以一种奇怪、诡异甚至富于阴谋的造型,从塔吊上急坠!

他大骂一句,草!撩腿狂奔!

“快!快!快、快、快!”工友们齐声嘶吼!

然鹅,这场阴谋仿佛注定会得逞——

“骨嘟!”一根毛竹当头砸在他的脑袋上!

他感觉到周遭一下子安静下来,天地开始旋转,耳边仿佛传来各种各样的低语,空气中涌动着奇怪的波动,自己的灵魂似乎要独自蒸发,迎着太阳,上升、上升……

“玛德!房子,老婆,还都是八成新啊!”何雨柱痛心疾首的唧唧。

老太太的拐棍终于刺中了他的鬓角,力度却像是给他挠痒痒,“孙儿,胡说些什么呢?你个王老五,哪来的老婆?”

何雨柱轻叹一声,不得不面对眼前的现实,看这剧情和场景,应该是1965年的年底,还有两天就是年三十了,他却帮着老太太搞投机倒把来了!

“老太太,您干嘛要跑这儿来卖粮票啊?”

“你和你一大爷他们不愁吃不愁穿,还隔三差五给我送饭送菜,我倒是省下了不少粮票,攒了有62斤。你们也用不上,我当然要卖了它,一定能卖不少钱呢。”

“您要钱做什么,做孙子的合该孝敬您,缺什么尽管吱一声,我给您买去啊。”

老太太咧嘴咯咯笑道,“傻柱子,就知道对别人好,迄小儿就不知道关心自己的事情。我老太太耳朵是有点背,但眼不瞎,你这程子是不是披上了秦淮茹的虱子袄,和她扯缠不清的?”

何雨柱讪笑道,“老太太,您这话可有点不着三不着两啊,我当秦淮茹是姐,可没想打她什么主意。人一寡妇,拉扯仨孩子多不容易,更何况还有个不省心的婆婆……”

“秦淮茹现在就是个傍家儿,她的日子倒是不愁过了,可是你呢?说说,这么些年,你一个月37块五的工资,都攒下了多少?”

何雨柱摸摸脑袋,“您这么一说,还真叫我难为情……”

老太太的拐棍再次挠了一下他的脑袋,“傻了吧唧的,钱都贴补了寡妇一家子,到时候看你拿什么娶媳妇!”

何雨柱嘿嘿笑道,“看您说的!哪家姑娘要是跟了我,见天儿吃香的喝辣的,日子好着哪!”

老太太两手扒拉着他的肩头,身子向上蹭了蹭,“孙儿啊,你就是犯傻,我可不能像你一样犯浑,娶孙媳妇的钱,我给你预备着一些儿……”

何雨柱赶紧打断道,“别介!我孝敬您老人家是不带任何心眼的,您别弄得我贪图什么似的!”嘴里这样说着,心中却是暖暖的。之前看电视剧,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老太太对傻柱浓浓的关爱,整个四合院,对他最好的人就数老太太了。

那雪下得正紧,老太太眯着眼觑见胡同里现出个人影儿,附在何雨柱耳边嘀咕道,“前面来个女的,你上前问问去。”

何雨柱驮着老太太,仔细着脚下,待那女人走到近前,试探的问道,“大嫂子,我见您一边走一边四下里张望,在找什么呢?”

女人见他一脸憨相,背上的老太太也不像坏人,轻言细语的回应道,“唉,这不是快过年了嘛,家里七八张嘴,粮食还不够……”

聋老太太眼中顿时一亮,手中一沓粮票在女人面前一晃,旋即飞快的往回一收!

女人的嘴惊成了O形,两眼闪闪有神,“这么多啊!老太太,这些粮票卖吧?”

老太太眼中闪着光,“卖呀!整整62斤,只要价钱合适都卖给您!”

三人一边叨咕着讲价,一边踅摸进胡同口的犄角旮旯,交易正进行到半不啰啰的时候,猛听得一声娇喝——

“好啊!盯了你们半晌,果然做那见不得光的事,叫我抓了现行!”

女人受到这声惊吓,没有一丝迟疑,甚至都没有一点搞清楚怎么回事的心思,撒腿就闪,脚下一泚一滑的,转瞬没了影儿。

何雨柱心中却是一个激灵,慌不迭的转脸去看这个不速之客——

下一瞬!

他的眼眶猛的一扩,两眼瞪得溜圆,卧——槽!多漂亮的女孩子啊!

调皮的麻花小辫,鹅蛋形的俏脸,眉目间隐然几分书卷之气,小巧的鼻子像是半只精致的奶油草莓……稍显违和的是,蛾眉微微耸着,透着一股子冷傲。

女孩见他傻傻的盯着自己,朱唇轻启,“德行!就像没见过大姑娘似的!我可警告你,别想着像那个女人一样颠儿,仔细将老太太摔坏了!”

聋老太太一直紧张得没开口,听了这话顿时眉眼带笑,“闺女,有我孙子在,摔不着!”

女孩切了一声,“难说!人模狗样儿,看起来像个爷们,连老人家的粮票钱还想搜刮了去,德行!”

这话一说,何雨柱有点毛,“嗨!你个丫头片子怎么说话,谁打老太太粮票的主意了……”聋老太太冷不丁的捂住他的嘴,不叫他说话。

女孩根本不屑与他争辩,一把扯住他的臂弯,“走!随我到街道办事处去!”

聋老太太赶紧劝阻,“闺女,你跟我一个80多的老太太过不去干什么呢?”

女孩乜斜了一眼何雨柱,语带讥诮,“老太太,我不是跟您过不去,实在是看不惯有些人的嘴脸,全须全尾的大老爷们还觍着脸啃老,今天说什么也要治治他!”

何雨柱顿时炸了庙,刚要反唇相讥,老太太再次捂住了他的嘴!

“闺女,你真误会我孙儿了……”

“我刚才都听见了,好歹一个爷们,娶媳妇的钱还指望着您老人家,这算什么事啊!”

聋老太太努了努瘪嘴,弱弱的道,“闺女,你真是听错了……”

女孩瞥了她一眼,“您还惯着他啊!不行,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他吃个教训!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江南宅仙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aohouchu.com/xiaoshuo/25485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